<code id='jexo'><strong id='jexo'></strong></code>
  1. <tr id='jexo'><strong id='jexo'></strong><small id='jexo'></small><button id='jexo'></button><li id='jexo'><noscript id='jexo'><big id='jexo'></big><dt id='jexo'></dt></noscript></li></tr><ol id='jexo'><table id='jexo'><blockquote id='jexo'><tbody id='jexo'></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jexo'></u><kbd id='jexo'><kbd id='jexo'></kbd></kbd>
  2. <i id='jexo'></i>
    <i id='jexo'><div id='jexo'><ins id='jexo'></ins></div></i>

    <ins id='jexo'></ins>
    <span id='jexo'></span>
      <acronym id='jexo'><em id='jexo'></em><td id='jexo'><div id='jexo'></div></td></acronym><address id='jexo'><big id='jexo'><big id='jexo'></big><legend id='jexo'></legend></big></address><dl id='jexo'></dl>

          <fieldset id='jexo'></fieldset>

          救治患者,展現中國速度與力量

          • 时间:
          • 浏览:20

            2月14日  ,武漢市江夏區大花山方艙醫院正式投入使用  。這裡 ,由武漢江夏區大花山戶外運動中心改建而成  ,乒乓球館、羽毛球館、瑜伽館等被改造為5個病區  。

            截至目前 ,武漢市已啟動9個方艙醫院  ,正在建設的有6個 。這些醫院累計收治病人5903人、出院52人、轉院384人 ,共有醫務人員5000餘名  。

            這種大規模的方艙醫院  ,是我國公共衛生防控與醫療領域的創舉  ,既能快速改建  ,也可快速恢復  ,得以高速度、低成本、高效益控制傳染源、救治患者 。

            故事一

            隻在吃飯休息時聊兩句

            “我們平時的主要工作是巡檢 ,指導患者口服藥或者進行肌肉註射等 。如果發生緊急情況  ,也會用上供氧和其他急救設備  。”在武漢客廳方艙醫院  ,來自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神經內科的副主任醫師高永哲說  ,跟定點醫院的重癥病房相比  ,這裡單個患者的救治並不復雜  ,但因為一組4名醫護人員要管50名患者 ,工作並不輕松  。

            14日  ,是高永哲在方艙醫院工作的第十天  。妻子黃文莉是護士長  ,也和他一起在醫院工作 。兩人一個負責看病  ,一個負責護理 ,吃住都在這裡  。雖然都在方艙醫院  ,但除瞭工作時偶爾相遇外  ,夫妻倆一天很少見面  。隻有在吃飯休息時  ,高永哲才拿起電話和妻子聊兩句 。

            醫護人員們每6個小時換班一次  ,因為穿著厚厚的防護服  ,常常熱得汗流浹背  。高永哲說  ,一個班上下來  ,非常疲憊  。

            這10天  ,黃文莉也都處於超負荷工作狀態 。“有些病人精神高度緊張 ,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問題找醫護人員  ,我們都要耐心處理  。”為瞭讓患者們能夠安心治病休養  ,醫護人員還建立瞭心理組  ,患者有任何心理問題  ,馬上介入疏導治療  。

            雖然天氣陰冷潮濕  ,但方艙醫院裡並不冷 。記者看到  ,每張病床上都備有兩床棉被和電熱毯  ,每名患者還發瞭一件禦寒的軍大衣  。方艙醫院裡還配備瞭日常生活所需的基本用品和治療藥物  ,愛心公益組織還為廣大患者捐贈瞭暢銷圖書  ,還有專門的病友互助組織為大傢服務  。

            故事二

            戰友們都在沒日沒夜作戰

            連續戰鬥20多個日夜後  ,楊留傑雙眼滿是血絲 ,但說話依舊擲地有聲:“疫情不滅  ,我們不退  !”先後參與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建設的他  ,2月4日又馬不停蹄地沖到武漢體育中心建設方艙醫院  。

            楊留傑是中建三局綠投公司總承包事業部職工  ,也是一名退役軍人  。“我是軍人 ,到前線去是我的責任  !”

            接到建設火神山醫院通知後  ,他正月初二就從河南濮陽老傢返回武漢  。年邁的父母擔心他的安全 ,不讓他去  。“都不去 ,活誰幹  ?”楊留傑反復解釋 ,終於說動父母  。

            從濮陽到武漢  ,他開瞭十幾個小時的車  。一到工地  ,楊留傑就馬不停蹄投身工地  ,一直幹到晚上11點半  。

            火神山建設完畢 ,立刻轉戰雷神山;雷神山收工  ,又立刻轉戰兩個方艙醫院  。鏖戰兩天兩夜  ,設有1100張床位的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改造完畢 。現在麒麟物流方艙醫院的工程建設又接近尾聲 。

            “不止我一個  ,我的戰友們  ,也都是沒日沒夜作戰  。”楊留傑說  。

            故事三

            隔離結束就回到工作崗位

            2月12日中午 ,漢陽區城管執法局公廁管理站清掏班班長朱忠橋接到通知  ,國博方艙醫院公廁發生堵塞 ,臨時的移動公廁無法滿足需求 ,需要緊急疏通  。

            放下吃瞭一半的午飯  ,朱忠橋帶著班組人員和工具立即趕到  。剛到現場  ,他就註意到  ,病區衛生間使用頻率非常高  ,阻塞後導致病人如廁極為不便  。

            清理現場並檢查後  ,朱忠橋很快發現瞭堵塞原因——有異物落入排水口  。因為異物卡在管道內較深位置  ,他用瞭全部帶來的工具仍無法取出 。此時  ,在外等待如廁的病人越聚越多  ,大傢都很著急  。

            “如果破拆  ,耗費時間長不說  ,公廁在短時間內也沒法正常使用  。”根據多年經驗  ,朱忠橋判斷  ,隻能用手探摸 。來不及細想  ,朱忠橋在防護服外套上長筒橡膠手套  ,將手伸進排水管內摸索異物  ,兩分鐘後  ,將異物取出 ,排水管也很快疏通瞭  。

            雖然穿戴瞭防護服和手套 ,但仍有少量污水濺到瞭他的衣服上  。為保險起見 ,同事們將他送往一線人員集中居住點單獨隔離觀察  。

            朱忠橋從事公廁管理工作多年  ,還有3個月就退休瞭 。平時工作中  ,他就吃苦耐勞  ,頗受同事和領導認可  。疫情發生後  ,他主動要求加入防疫保障隊伍  。雖然面臨風險  ,朱忠橋卻一點也不後悔:“隔離結束  ,我還是會回到崗位 。”

            故事四

            每天供應七千人一日三餐

            2月3日 ,武漢艷陽天商貿公司董事長餘震彥接到緊急任務:為武漢國際會展中心和洪山體育館兩傢方艙醫院的醫患人員供應餐食  。兩傢方艙醫院計劃2月5日接收病人 ,留給餘震彥的準備時間隻有一天半  。

            “幸虧大部分員工都在武漢  ,而且為瞭春節開業我們準備瞭很多原料  ,不然一時之間很難供應  。”餘震彥說  。

            “第一次進入方艙醫院送餐  ,天氣很冷  ,我們的人也不熟悉送餐流程 ,餐食分發不是很及時  ,到第三餐就順利瞭  。”餘震彥說 ,員工們做好飯後 ,先送到前艙穿上隔離衣 ,再進入隔離區 ,前後經過三道轉運  ,最後分發給病人  。

            隨著江岸區的塔子湖方艙醫院、礄口區的體育館方艙醫院和漢陽區的國博方艙醫院相繼投入使用  ,作為湖北省“老字號”餐飲龍頭企業  ,艷陽天也陸續接手瞭這幾傢醫院的供餐任務  。為保障供應 ,艷陽天成立瞭方艙醫院餐食供應指揮小組  ,對人員調度、消毒防護、菜品制作、交通運輸等統一部署和安排 。

            如今  ,艷陽天每天要供應7000多人的一日三餐  。為瞭讓醫護人員和病人吃上有營養的餐食 ,餘震彥專門請專傢設計瞭菜譜 ,保證大多數菜品在一周內不重復  。

            故事五

            湘鄂情深一傢親

            2月11日下午 ,在武漢市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東區內  ,3名女醫生帶著9名患者在空地上跳起瞭歡快的廣場舞  。原本緊張的病區變得輕松活潑起來 。下午就要出院的張女士  ,是這9名患者之一  。

            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東區一共有249張床位 。該區患者由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援鄂醫療隊與湖北省腫瘤醫院、湖北省婦幼醫院的醫護人員負責救治  。

            “大傢一定要有信心  ,我們醫護人員一定會盡最大努力幫助大傢  !”11日上午 ,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援鄂醫療隊隊員、麻醉科教授徐軍美拿著喇叭鼓勵病區內的患者  。張女士走向徐軍美  ,有些哽咽:“你們從湖南趕過來給我們治病  ,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 !”

            “我平時身體還不錯  ,沒想到染上病後  ,一直發燒、咳嗽  ,走幾步路都感覺呼吸困難 。”張女士說 ,她確診的時候 ,武漢市的醫院病房已經很緊張  ,隻能在傢隔離 。當時她非常擔心  ,更害怕把病傳染給傢人  。

            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建成後  ,社區將張女士送瞭進來 。“她住進來之後  ,通過治療  ,癥狀逐漸好轉  ,退瞭燒  ,咳嗽、胸悶也逐漸消失  。”湘雅二醫院援鄂醫療隊隊員、呼吸科教授肖奎說  。

            “開始患者太多  ,醫護人員忙不過來 。她主動來做志願服務  ,幫助醫護人員給其他患者分發物資、端茶倒水  ,我們也很感動  。”肖奎說  。得知張女士下午要出院  ,他給張女士發瞭一條微信:“感謝你對我們工作的支持 !湘鄂情  ,一傢親  !”